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胜海副教授 四海书院 四海智库

四海研究院 四海工作室 四海课程 我教故我在黄胜海副教授 法学硕士 经济学学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黄胜海,姓黄,名胜海,字四海,号云海。1968年10月出生,1987年9月考入广州高校求学,1991年7月在广州开始大学执教生涯。职业大学教师,副教授,法学硕士、经济学学士,本科生导师。经济、文化学者、专家、研究员。学习征途。山东孙子研究会理事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主要研究方向:政治经济学,国际政治经济学,中国经济,中国文化。主要教授课程:《孙子兵法》《老子道德经》《周易经》《孔子论语》《演讲与口才》《涉外谈判学》《形势与政策》《社会实践》《创新创业基础》《政治经济学》《资本论》《自然辩证法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26《纯粹理性批判》第一版序(节段)  

2013-07-29 14:51:22|  分类: 《资本论》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纯粹理性批判》第一版序(节段)

康德

[我们的时代要求理性必须对自己进行批判]

    人类的理性在它的某一个知识部门里有一种特殊的命运:它老是被一些它所不能回避的问题纠缠困扰着;因为这些问题都是它的本性向它提出的,可是由于已经完全越出了它的能力范围,它又不能给予解答。

    理性陷入这种困惑处境,并不是它自己的过错。理性开始活动时所依据的原则,都是在经验中无法避而不用的,同时也是经验已经充分证明有效的。理性从这些原则出发,又受自己本性的驱使,就逐步上升,去探求更深更远的条件或根据。但是理性由于认识到这样追溯下去问题层出不穷,它的追溯活动势必永无完成之日,于是感觉到不得不求助于另外一些原则;那些原则是完全越出了可以使用经验的范围,看来完全无可置疑,连普通常识也都同意的。可是这样一来理性就陷入迷雾,遇到种种矛盾:根据这些矛盾,虽然可以推断出背后必定有谬误隐藏在某处,但是无法发现它们,因为理性所用的原则既然超出了一切经验的界限,也就不能再用任何来自经验的试金石加以检验了。这一个纷争不息的战场,就叫形而上学。

有一个时期形而上学曾经号称一切科学的女王。如果我们拿愿望当作事实的话,形而上学的研究对象既然特别重要,这个光荣称号它也确实当之无愧。但是时代变了,风尚变了,现在对它只有无情的轻蔑;这位年迈的贵夫人备受谴责,惨遭遗弃,只得象海姑巴一样自怨自艾地叹道:  modo  maxima rerum,tot generis  natisque potens—nunctrahor exul,inops.【不久前还是强中之强,有那么多儿女媳婿,威重四方——如今啊被逐出乡邦,孤零零好不凄凉】奥维德《变形记》。

    最初,在独断论者的控制下,形而上学的统治是专制的。可是由于它的法制还带着古代蛮性的遗迹,内战频仍,它也就一步一步陷于无政府状态;而且怀疑论者们象游牧民族一样,厌恶一切固定的房舍,不时地摧毁着城郭社会。幸而他们人数不多,为患不大,独断论者们还是能够一再把它设法重建起来,虽说并不是按照着大家一致同意的计划。到了近代,虽然一度出现了一种人类理智的生理学(著名的洛克创立的),好象把一切形而上学纷争都结束了,把形而上学坚持为王的合法性彻底否决了,但是尽管这位自封的女王被追查出并非金枝玉叶,无非是普通经验的庶孽,因而理应对她的僭越表示怀疑,可是由于这个家谱实际上是给她捏造出来的,她还是始终坚持她的主张,于是一切照旧,又再度陷入陈腐的独断论,陷入人们意图使这门学问摆脱的那种备受轻蔑的状态。现在一切道路都试验过了(人们相信是这样),徒劳无功,学术界厌倦成风,流行着十足的冷漠态度,这是混乱和蒙昧的根源,同时却也是学术行将改弦更张、大放光明的发端,至少也是一个前奏,因为不恰当的努力已经使它变成漆黑一团、混乱不堪,完全无用了。

这就是说,对这样一些研究硬装着漠不关心是无济于事的,它们的对象是人类的本性决不能漠视的。那些自命为冷漠派的人,不管多么想乔装打扮,把经院的语言换成通俗的腔调,使人家认不出他们的真面目,可是只要动一动脑子,就不可避免地要回到他们装作十分蔑视的形而上学主张上去。而且,这种冷漠态度出现在学术繁荣的时期,它所涉及的又恰恰是那样一门学问,这门学问的知识,如果可以得到的话,人们无论如何至少不会放弃。这可是一种值得注意、值得深思的现象。这显然不是思想肤浅的结果,而是由于当代的成熟判断力再也不肯听任虚假的知识愚弄,向理性提出了一个要求,要它承担起它的最艰巨的任务,即重新进行自我认识,并设立一个法庭来保障它的合法要求,另一方面,对于一切毫无根据的僭越要求,则不凭强制的命令,而按照理性的永恒不变的规律予以批驳;这个法庭不是别的,就是对纯粹理性本身的批判。

但我说的批判并不是对书本和体系的批判,而是从理性可以不靠任何经验独立取得的一切知识着眼,对一般理性能力进行的批判;因此要决定一般形而上学是可能的还是不可能的,要确定它的来源、范围和界限——全都要从原则出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